阿森纳,有着135年历史的老牌俱乐部,影响力遍布全球。他们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梦开始的地方。

北伦敦见证了球队的辉煌。1920 – 1930年代,伟大改革者赫伯特-查普曼(Herbert Chapman);1971年,首夺联赛、杯赛双冠王;1989年,神奇之夜勇夺桂冠;以及后来称霸英超多年的温格王朝。

伊恩-赖特,队史射手榜排名第二的传奇球星,他起步于南伦敦的刘易舍姆区(Lewisham Borough)。这段艰难历程,塑造了他在塞赫斯特公园和海布里的坚毅和果敢。

“潜移默化中,一种无畏的精神影响着你。”童年时代,赖特经常和比他大六岁的孩子们一起踢球。

“身体方面,大孩子更有优势。然而,随着不断参赛,场上越来越得心应手。不知不觉中,你的表现已超越年龄。”

很多南伦敦人热衷“笼式足球”(Cage Football),也有不少人喜欢在混凝土场地打篮球,狭小区域成为磨练球技的舞台。

位于伦敦东南部的希利园(Hilly Fields)和荣橡园(Honor Oak Park),有大片宽阔的绿地。南伦敦小球员们,在这里开启逐梦之旅。

从上世纪80,90年代,赖特这一代超级巨星,到近年来的青春风暴,阿森纳和南伦敦的故事,记载了枪手们的历史和内涵。

时至今日,孩子们仍然在希利园和荣橡园晨练。这里,是赖特、大卫-罗卡斯尔,以及当红小将恩凯蒂亚最初的训练场。

希利园,连接了新十字区(New Cross)、布洛克利(Brockley)、 雷迪维尔(Ladywell)、和刘易舍姆 (Lewisham), 众多青年球员来到这里磨炼球技。

赖特回忆说:“我们经常和‘岩石’(Rocky:罗卡斯尔)在希利园和荣橡园踢球。当时我14岁,他10-11岁。我们经常和18-20岁的大孩子过招。

“年龄不分大小,大家混在一起踢球,常常一踢就是两三个小时。和大孩子们踢球,你得有两下子,他们才会带你玩。”

经过南伦敦的多年磨砺,罗卡斯尔和赖特,义无反顾,闯荡江湖。此后的峥嵘岁月,他们在海布里、英格兰,以及欧洲赛场,叱咤风云,各领风骚。

1989年,安菲尔德决战之夜,正是罗卡斯尔的英勇无畏,赢得任意球机会,阿兰-史密斯首开纪录。迈克尔-托马斯终场前绝杀,锁定联赛冠军。

罗卡斯尔并非一介武夫,1991年,他在老特拉福德的华丽吊射,体现了力量、技术和反应速度的完美结合。

赖特同样在职业生涯中,踢出一片天地。孩提时代踢野球的经历,令他获益匪浅。一次次灵光闪现的瞬间,逐渐成为自然而然的本能反应。

小时候踢球,是出于对摧城拔寨的迷恋。进入职业队之前的艰难岁月里,野球比赛成了聊以慰藉的消遣,也造就了日后人们津津乐道的经典进球。

赖特回忆说:“这纯粹是本能。小时候,经常和高大、强壮的大孩子一起踢球。你必须行动敏捷,球技出众,时不时来些即兴表演。

“与埃弗顿的精彩进球(左右脚两次颠球戏耍马特-杰克逊后,挑过门将内维尔-索夏尔吊射破门),踢野球时。我也进过这样的球。包括对斯文登的吊射,还有吊约翰-卢奇克(John Lukic)的那个球,我在踢野球时都有过类似的进球。”

这位天才少年终非池中之物。十几岁的时候,赖特先后前往水晶宫、莱顿东方和查尔顿试训,也曾向西汉姆、切尔西和阿森纳毛遂自荐,但都无疾而终。

足球是很多青年球员生活的全部,尤其在青训体系中,大家心怀成为职业球员的凌云壮志,很多人根本没想过失败后的退身之步。对于工薪阶层家庭的孩子来说,这是个严峻的问题。

随之而来的,是对失败的恐惧。在南海岸球队布莱顿的最后一次试训,还是失败告终:“那些年,心理排斥问题困扰着我,尤其在布莱顿试训失败后。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。

“当时,我认定,就算我踢得再好,也没用,没有球队愿意收留我。最终结果也确实如此。于是,我一度很消沉。我试训的表现不错,可是没有球队要我。”

赖特没有放弃,他在一家名为Ten-Em-Bee的体育中心坚持训练,直至21岁。终于,水晶宫向他伸出了橄榄枝。

与此同时,一群南伦敦青年,正准备在海布里大展拳脚。罗卡斯尔、保罗-戴维斯、迈克尔-托马斯、凯文-坎贝尔,都是阿森纳青训球员。相比赖特,他们的职业旅程中规中矩。

在赖特南下水晶宫的同时,刚刚经历米尔沃尔试训失败的罗卡斯尔,在罗杰-曼伍德中学被阿森纳球探一眼看中。

1971年,童年戴维斯见证了阿森纳在足总杯决赛战胜利物浦的捧杯时刻,从此爱上了这支球队。13岁时,戴维斯代表南伦敦社区球队参赛,被阿森纳球探发现。

戴维斯是这群孩子中独闯北伦敦的第一人。在当时,他所追逐的梦想并不被人们广泛理解和羡慕。然而,戴维斯注定成为后来人的开路先锋。

戴维斯透露:“我来自西印度群岛移民家庭,父母不太懂足球,也不明白什么是试训。妈妈犹豫不决,而我去意已决,最终她同意了。

“这群孩子中,我年龄最大。我在17-18岁时进入一线队的时候,托马斯、罗卡斯尔和凯文-坎贝尔才13岁。

他们一起分享来到海布里的经历,一起在更衣室备战,一起赛后加练,相互交流,关系非常融洽。

戴维斯、罗卡斯尔、托马斯、坎贝尔,这些南伦敦孩子们尤其亲密无间,他们互相照顾,建立了终生的友谊。

他们代表了整个伦敦的第二代“疾风(Windrush)移民”,渴望在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的社会舞台上,留下自己的烙印。

球迷们对这些球员的认同感,为阿森纳奠定了广泛的群众基础。这意义重大,出于对这些黑人球星的青睐,不少人没有选择支持家门口的查尔顿、米尔沃尔、水晶宫。

“正因为如此,今天的阿森纳仍拥有多元化的球迷团体。”戴维斯补充道,“在球场里,在电视上,人们一直在关注我们。

“我们的影响如此深远,我感到无比自豪。然而,在当时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专注于比赛是唯一要做的。

“直到退役后,我才意识到,我们的影响不仅仅存在于足球层面。从其它不同的角度,很多人关注着我们。”

阿森纳以创纪录的250万英镑签下赖特,全队为他的加盟献上一片欢迎之声,这是赖特职业生涯最重要的时刻之一。

赖特很兴奋:“我来阿森纳了,和兄弟们在一起,大卫,还有其他兄弟,真太棒了”。

“对莱斯特城的比赛中,我打进了效力阿森纳的首粒进球。有一张很出名的照片,我周围有四个人,大卫、迈克尔、凯文和保罗-戴维斯。五个南伦敦黑人球员同框,画面太美了”。

赖特、罗卡斯尔、戴维斯、托马斯、坎贝尔的内在影响力延续至今。再加上亨利、永贝里、博格坎普、维埃拉、皮雷等巨星的感召力,很多孩子喜欢上了阿森纳,有些已经为枪手披挂征战。

尼尔-阿瑟顿(Neil Atherton),曾在伦敦航海学校(The London Nautical School)任教。纳尔逊、戴利-坎贝尔(阿森纳青训出品,现莱斯特城球员)和诺顿-库菲(阿森纳U-23/U-18球员)都是他的得意门生。

伦敦航海学院,建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。2003年被授予体育学院奖章。在过去的两三年里,这所学校培养出十余名职业球员。上一届英格兰青年队中,多达六名球员来自这所学校。

恩凯蒂亚的母校,阿迪-斯坦霍普(Addey & Stanhope),坐落在南伦敦德普福德和新十字区。学校的体育主管比尔-考利(Bill Cawley),曾经教过恩凯蒂亚。

“我们学校规模很小,如果要挑选14名男生,组建一支足球队,人数就已经超过全校男生的20%了。球员水平参差不齐,既有像恩凯蒂亚这样足球天才,也有从没踢过整场比赛的菜鸟。

“恩凯蒂亚名声在外。我们去别的地方打比赛,经常会听到:‘喔,埃迪-恩凯蒂亚。我们今天要和埃迪比赛。”

尽管规模不大,阿迪-斯坦霍普仍然培养了各类的体育人才,例如:女子橄榄球国家队运动员以及职业足球运动员。

在学校的荣誉墙上,可以找到他(她)们的照片,其中包括女足偶像级球星凯蒂-查普曼(Katie Chapman,司职中场,各项赛事出场181次,进58球)、吉利-弗莱厄蒂(Gilly Flaherty,司职后卫,各项赛事出场155次,进10球)以及恩凯蒂亚。

恩凯蒂亚是英格兰U-21队长,时任主教练的艾迪-博斯洛伊德(Aidy Boothroyd )对他的领导能力非常认可。尽管恩凯蒂亚前几个月没有为一线队出场,但阿尔特塔表示,这位21岁的年轻人在训练中表现很出色。

比尔-考利继续说:“学校教育,要注重孩子们所处的发展阶段,无论对于小球员,还是普通学生,皆应如此。起初,恩凯蒂亚是个安静腼腆,沉默寡言的孩子。

“随着年龄的增长,球技的提高,周围的人对他期望也越来越高。恩凯蒂亚对自己要求很严格,他通过上佳的表现,以身作则,成为球队精神领袖,虽然有时也会遇到一些挫折感。

“恩凯蒂亚的父母很开明,家庭稳定和睦,是他专心踢球的保障。他是虔诚的教徒,这有助于他保持谦虚谨慎。”

伦敦球队的青训球员,早已熟悉了周围的环境。然而,进入一线队并非一帆风顺,很多年轻人需要通过外租参赛来锻炼自己。

恩凯蒂亚和纳尔逊有过外租至利兹联和霍芬海姆的经历,史密斯-罗也多次被租借到其它球队历练。这样的心路历程,帮助他们从男孩成长为男人。

如哈德斯菲尔德前任足球主管,大卫-韦伯(David Webb)所说:“对于具备一定水平的外租球员,必须了解他们来自怎样的环境,去往怎样的环境,这一点至关重要。”

韦伯也是南伦敦人,职业生涯起步于水晶宫球探。正是他,从伦敦青年球员的茫茫人海中,成功发掘了扎哈和肖恩-斯坎内尔(Sean Scannell)。

韦伯在担任热刺球探期间,注意到了史密斯-罗。在一场U-18北伦敦德比中,这位中场小将的出色表现令他眼前一亮。

韦伯认为史密斯-罗正是波切蒂诺喜欢的类型,想让他转投热刺,但年仅十几岁的史密斯-罗表现出对阿森纳的绝对忠诚。

时任热刺俱乐部官员的保罗-米切尔(Paul Mitchell),现在是摩纳哥队的体育总监。和韦伯一样,他非常欣赏史密斯-罗。后来,通过这两个人的积极运作,史密斯-罗在2019和2020年赛季,先后租借加盟RB莱比锡和哈德斯菲尔德,并且成为球队主力。

韦伯说:“德国,陌生的国家,陌生的环境。背井离乡,让史密斯-罗体验到在伦敦之外生活的酸甜苦辣。”

哈德斯菲尔德之旅,对史密斯-罗来说,是另一种挑战。这支球队刚刚从英超降级,必须保持状态,全力死拼。英冠和英超不同,对身体的要求非常,非常高。

“他不得不再次走出伦敦的安乐窝,独自上路,远离家人,适应约克郡的生活。”

史密斯-罗的适应能力很强。他为丹尼-考利(Danny Cowley)的球队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创造性。史密斯-罗是全队创造机会最多的球员(出场19次,共创造28次机会 / 每90分钟创造2.14次机会)。

在对阵西布朗维奇的比赛中,史密斯-罗攻入关键进球,帮助球队成功保级,为他的租借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。

前往北伦敦之前,史密斯-罗在JE俱乐部(Junior Elite)踢球。这家业余俱乐部成立于2000年,创建者是富勒姆现任U-23梯队教练科林-奥莫格宾(Colin Omogbehin),旨在帮助南伦敦的年轻球员进入职业足球圈。

奥莫格宾向《The Athletic》透露:“我们是一支草根球队。22年前,我挂靴退役,很想成为一名职业教练,但希望渺茫。为了实现执教梦想,我创建自己JE俱乐部。”

万-比萨卡和贾马尔-布莱克曼(Jamal Blackman)也来自JE,还有和史密斯-罗同龄的德尔-斯潘塞(Djed Spence),他是米德尔斯堡主力球员。

在JE效力期间,史密斯-罗的技术和身体都得到了长足发展,进入黑尔-恩德(Hale End)青训营后,综合素质更上一层楼,这使他成为厄德高冬窗加盟之前,阿森纳队内唯一具备优秀创造性的中场球员。

一月份大胜西布朗的比赛中,史密斯-罗完美助攻萨卡得分,堪称经典:无球时,空间感在他的头脑中呈现。得球后第一时间合理分边,立即加速直插空挡,冷静将球横传门前,萨卡一蹴而就。

奥莫格宾说:“在JE的时候,史密斯-罗的踢球风格就和阿森纳高度吻合。在周日的业余比赛中,史密斯-罗一直有出色表现。如果把他比作学校里的学生,我会给他A+。他今年只有二十岁,前途不可限量。

“人们喜欢把他和众多大牌做比较。他有时候很像德布劳内,托尼-亚当斯说他像皮雷,特雷弗-辛克莱尔说他像保罗-默森,我认为他像博格坎普,还有人说他像格拉利什。但归根结底,他就是史密斯-罗。他展现出的能力,远远超越了年龄。”

阿尔特塔认为两人理应获得更多参赛机会,并把他们很少出场的责任归咎于自己。事实如此,进入2021年以来,两个人加起来只有八次出场。

面对当前的困境,南伦敦球员之间的相互支持和鼓励更为重要。今年四月份,主场迎战富勒姆,恩凯蒂亚替换受伤的拉卡泽特登场,纳尔逊给予他热情的拥抱,让我们看到了南伦敦伙伴之间的加油鼓劲。恩凯蒂亚不负众望,补时建功,扳平比分。

戴利-坎贝尔,司职右后卫,出自阿森纳青训体系,现效力于莱斯特城。本赛季,他在足总杯登场,完成了一线队首秀。

诺顿-库菲本赛季同样亮眼,他起步于阿森纳U-16梯队,担任过U-18队长,在U-23比赛中也有过5次出场。一月份,年仅17岁的诺顿-库菲与俱乐部签约,成为职业球员。

未来之星: (左起)布鲁克-诺顿-库菲、 赖斯-纳尔逊、 马尔科姆-埃比奥维

上面照片中的马尔科姆-埃比奥维(Malcolm Ebiowei),是与诺顿-库菲在南伦敦并肩作战的小伙伴,现在效力于格拉斯哥流浪者。

阿瑟顿说:“像诺顿-库菲这样的孩子,非常崇拜纳尔逊。照片上的诺顿-库菲才九岁。三年后,他和纳尔逊一起参加了一线队训练。

“我希望纳尔逊能得到更多的比赛时间。我看到当他第一次和曼联的比赛,很明显,他的任务只是得球后传给扎卡。应该充分利用他飘忽的跑位,给他足够的自由度,就像奥多伊和桑乔那样。在我看来,纳尔逊的能力不低于桑乔,只是没有发挥出来。”

和恩凯蒂亚一样,17岁小将赞恩-蒙路易斯(Zane Monlouis)也来自刘易舍姆区。

本赛季,他已为U-23梯队出场6次。他是一名控球能力出众的中后卫,速度也很快,在吉林厄姆举行的棒约翰杯U-21锦标赛中,他客串右后卫位置。

另一名17岁小将,杰克-亨利-弗朗西斯(Jack Henry-Francis),来自塔尔斯山(Tulse Hill),曾受训于南伦敦的德威公园,于2016年签约阿森纳。今年3月份,他在与埃弗顿U-23的比赛中登场首秀,司职控球中场,表现稳定。

虽然,一线队的师兄们发现,实现梦想的过程充满艰辛。但源源不断的后浪,仍然让人们相信,阿森纳的辉煌历史,扎根于南伦敦。

正如恩凯蒂亚所说:“踢过笼式足球,你就会知道,南伦敦有多少好球员。我曾经和一些伟大的球员同场竞技,南伦敦藏龙卧虎,特别是在我生长的伦敦东南部。

“我心怀感激。不仅是我,所有来自南伦敦的孩子们都获得了成功的机会。南伦敦每一个看着我们长大的人,都会为此感到骄傲。

“希望我们能够创造更多的机会和平台,向世人展示南伦敦更多像我们这样的人才。”

赖特说:“我总是对人们说,是的,天意如此。在‘戴尔广场’之前,俱乐部的名字叫做‘伍尔维奇-阿森纳’。我经常说,我生来就是为家乡踢球的。因为我的出生地,正是伍尔维奇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mtpghl.com/,切尔西

作者 ybvip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